应用程序开发公司
软件开发

针对您的项目需求及预算规划量身制定方案

个体/中小企业/集团/政府机构/行业组织 了解详情 了解详情

我们现排名小程序第2,每天新增用户50w+

发布时间:2024-01-01 00:00 浏览次数:32

如果现在看看小程序位列,可以辨认出“班级大管家”一直在教育类小程序排行榜第 1 名和全行业总排行榜第 2 名(仅次于比拼多多)的边线。


在疫情期间,班级大管家每日追加用户50w+,留存率50%+。目前用户全面覆盖国内10w+教育机构、300w+老师独立自主采用,总用户数3000w+。这个用户量,似乎就是竞争者的2- 3 倍了。


见到虚找出这个产品的创始人,想不到的就是,这个产品仅就是他在一家公司搞程序猿时的赖草之作——从 2018 年已经开始,和朋友们在业余时间研发的产品,没想起不幸摔在微信生态的第二波红利上,沦为千万级小程序的创始人。


之所以说道就是第二波,是因为 2013 年毕业的他当时就已登记注册了公号,做为第一批尝鲜者,和视觉志的沙小皮、十点读书的林少等小V在同一个微信群里交流,也依靠广告赢得了相当可观总收入。不过遗憾的就是,那时小富即安的他也因此错失了公号快速增长红利,眼睁睁看著视觉志、十点读书等大号绝尘而去。


当然,曾经对公号的认知和喝过的苦没白白浪费,同样在小程序的快速增长中增添了诸多协助。


见实和班级大管家创始人一口气聊起了 150 分钟,从中或许能够介绍高调的团队怎么持续累积优势,及在适度时机如何赢得低快速增长、低存留。对了,说道高调的原因,是因为这个团队还暂时不敢官方自己的名字,因此对话中见实也只以产品名呈现出对方。


不好吧,使我们返回聊天的现场,倾听高调的创业者就是怎么构筑自己的快速增长方法论。如下,enjoy:


见到虚:你们现在位列第几了?


班级大管家:精确点说道,我们在教育品类的小程序中位列第一,在总榜中位列第二。但总榜位列不太科东俄,我介绍的情况就是我们在全品类中排在十几名,因为有些团队并没在阿拉丁参予名列。


见到虚:用户快速增长怎么样?


班级大管家:疫情轻微的时候,每天崭新用户快速增长在50w以上,随着疫情逐渐减轻,部分学校已经正式宣布开学,引致整体的增长量可以大幅下滑至50w以下。


见到虚:核裂变和存留呢?


班级大管家:我们80%的核裂变都源自群互动。核裂变的路径存有两个:第一,老师→老师的互动核裂变;第二,老师→家长→老师的互动核裂变。


一个班级 30 名学生,大概存有 60 个家长,很可能将就存有 2 至 3 个当老师的家长。某个班主任用班级大管家互动作业至学生家长群中,当老师的家长一定会高度关注,较好的体验诱惑他们不仅在自己的班级用,还可以不断所推荐给别的老师,指数级的网状式核裂变就是这么已经开始的。


刚开始搞班级大管家的时候,次日存留就是60%左右,最近的留存率维持在45%-55%之间,原因就是疫情的影响导致用户激增,同时用户对产品的功能和流程明确提出了更多迫切的市场需求,很多地方除了等待优化。


见到虚:哪个数据最亮眼?


班级大管家:我们整体存留比同类小程序低很多。


家校通这样的工具一旦创建班级账户,并顺利应邀了所有学生家长重新加入,如果一切顺利问题就可以一直采用,并不是所谓的“用回去即为跑”。


40%多的用户都就是通过下拉方式步入小程序,这表明他们都珍藏或者轻易搜寻至了班级大管家,他们可以主动关上看看一下老师公布的通告和作业。


当然,这也必须归功于整个微信生态用 2 年多时间,顺利培育出来了用户采用小程序的习惯。


见到虚:紧紧围绕存留都搞过什么?


班级大管家:前期我们构建了自己的数据分析平台,每天观测整个圆柱形转变情况,根据数据分析的结果,不断优化运算各个环节,减少用户流失率。


比如说,从建立班级至应邀所有学生家长重新加入,这个过程中每一个环节的操作方式流程的都存有一定的流失率。班级完备率为刚开始只有15%左右,我们实行了三个解决方案:


1.通过push下架采用过但没设立班级的老师,主动告诫老师除了多少学生家长未重新加入;


2.如果老师还是不必,我们可以想要办法搞家访,介绍老师的真实市场需求,为此,我创建了自己的老师社群和论坛。


3.通过数据分析老师创建班级过程中碰到的制约,不断延长家长入班的流程和操作方式成本。比如说,先拉人WZ523再用AI技术核准名单,避免老师手边没名单而弃用。


总之,只要班级完备创建出来,老师就可以一直采用我们的产品。


见到虚:这些数据帮忙团队创建或加强过什么心智吗?


班级大管家:我个人比较坚信精细化运营,用数据驱动业务快速增长,目的就是使用户顺利完成每一步操作方式。


前期我们可以通过AB测试的方式运算产品功能和流程,但在疫情期间,每天都存有海量的数据日志,这引致我们的数据分析成本激增,全然没精力回去仔细分析数据。


我首先必须使服务器能够受得了用户激增增添的系统压力,这不是直观的提速服务器就可以化解的,还可以牵涉至数据库瓶颈和系统架构等可怕问题,处置出来非常复杂。


但后期我们还是可以健全升级数据分析平台,再次返回精细化运营的方向上。因为虽然疫情使教育信息化横跨了非常大一步,未来的快速增长很存有可能会下滑,通过数据多维度分析用户行为习惯健全自己的产品,就可以更好的服务不好现有的用户。


见到虚:你们关键数据存有什么阶段变化吗?


班级大管家:我的北极星指标存有三个:1.每天追加的班级数,意味著崭新增量;2.老师公布作业的次数,表明班级已经完备创建;3.学生家长递交搞的次数,这意味著存留和日活。


前期班级的完备度很低,但疫情期间完备度很高,新创建的 100 个班级中,80%在一天之内就可以完备创建,这就是以前搞没的。


见到虚:是不是别人真的特别不好的快速增长方式,但你们真的不行的?


班级大管家:电商行业利用利益驱动的方式搞“拼团”和“捅一刀”的活动,在我们教育行业并不好用。


我们的用户应邀崭新老师创建班级得 100 分数,崭新班级每重新加入一个学生得 50 分数,分数可以在分数商城中充值各种大礼物。但真正驱动老师互动的动力就是产品化解了他们的教学问题,而不是为了获得分数。


因此,我们更高度关注的就是创建了多少完备的新班级,而不只是新建班级数量和重新加入人数等私欲指数。


见到虚:存有什么纠错过程吗?


班级大管家:我们的始创团队都就是技术早年,很难陷于钻研技术科技攻关的思维陷阱中,比如说指出某个功能很牛逼,预期用的人会很多,但搞出之后也没有几个人用,被用户轻易打翻了冷水。


现在我们不能花太多精力回去搞技术科技攻关,而是首先维持基础版本的平衡不失效,提早通过公测的方式回去观测用户的采用意愿到底弱不弱,再同意与否花掉精力稳步健全。


追加功很直观,真正容易的就是切掉多余的功能。挑选也意味著退出,每追加一个功能,也就是在制约别人用其他的功能,太过繁杂用户就不愿用了,所以我们在打听一个平衡点。


我期望自己的产品功能就是少而精的,能满足用户大部分用户的真实市场需求,操作方式直观,不须要多余的操作方式成本。


见到虚:用户存有加过崭新市场需求吗?


班级大管家:刚开始老师们只想一个直观的教辅工具,可以签到和交作业就行及。


但现在他们更须要一个很具体内容的评价体系,回去观测学生一个月缴了几次作业,根据整体表现给学生发小红之类的奖励。


另外,老师们期望轻易在线完备作业的评阅工作,同时实现教学工作的全然在线化操作方式。


见到虚:用户是不是显著冲破或者外流的阶段?


班级大管家:存有,主要存有三种:


1.系统宕机,可以导致用户外流;


2.学校开学时用户可能会冲破,因为老师和学生可以面对面沟通交流了。疫情之前,追加数据最出色的时候就是寒暑假期间,每天至少可以涨2- 3 万用户,因为老师须要通过班级大管家回去使学生签到和交作业;


3.从六年级至初一这种确实就可以外流,因为班级换老师了,老师才就是同意与否采用我们产品的核心决策者。所以,我们平时都会第一时间聆听老师的建议。


见到虚:你怎么介绍用户的真实市场需求?


我一直想要化解的都就是用户最核心的市场需求。刚开始我们搞了很多鸡肋的功能,后来已经开始思考产品的瞄准场景必须就是什么?


老师原来在群里播发作业可以@所有人的信息很难被全面覆盖,家长递交作业也可以引致刷屏,统计数据出来很麻烦,没工具可以帮忙他们搞统计数据和分析。同时,内存太多图片和视频也可以使老师的手机越来越卡顿。


因此,在整个流程中,我们高度关注的核心问题只有一个:协助老师提高教学管理工作中每个环节的效率。


这就是一个单点突破的过程,先搞好老师的教学工具,随后重新加入交班费和等满足用户更多教学场景的新功能,使老师的在线教学构成完备闭环。


见到虚:为什么你们疫情中努力做到了最小?


班级大管家: 我的确思考过这个问题:


1.刚开始时候,我们的快速增长比别人必须更快一些,引致高速快速增长后的体量就是他们的两三倍;


2.疫情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机遇,使我们的用户量飞速快速增长;


3.我们刚好挑选了微信平台,我们的用户主要就是老师和家长,如果改成qq平台,可能将就不能存有这样的快速增长;


4.从时代发展来说,我们可能将就是摔中了教学信息化的一个节奏点,在恰当的时间搞了这件恰到好处的事情。


见到虚:在总收入方面,除了广告除了别的积极探索方向?


班级大管家:我们现在直奔广告可以比之前更加谨慎,尽量不回去危害至用户的采用体验。我还想要搞内容,比如说搞课件、题库和试卷之类,通过内容回去创建自己的品牌。


微信生态很有意思,每一端都可能将沦为传统行业的替代者。我就是 13 年第一波搞公众号的,之前跟视觉志的负责人都在一个交流群中,他们跑的就是精品路线,斩获了千万用户的信任,他们顺利替代了《读者》和《知音》这类杂志。而我们替代的可能将就是传统的线下教学工具。


见到虚:行业运算这么慢,存有惧怕什么吗?


班级大管家:我主要最惧怕两点:第一点国家层面的政策变化;第二就是微信生态的政策变动。这两个层面的小变动都可能会使我们的产品遭遇非常大的压制。


见到虚:很多平台也在搞相似的产品,可以害怕吗?


班级大管家:我真的他们除了机会,但想要打破我们并不难。因为用户的班级架构已经在我们的产品中基本创建完。


如果我们不发生小问题,其他产品很难回去助推我们的用户回去采用他们的产品。而且,疫情的这种机遇也就是百年一遇,他们很难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搞个这么大体量的急速快速增长。


在线教育在疫情期间的用户快速增长就是往常好几年的量,这其实消耗的未来几年的用户增长量,后期还是在考验公司精细化运营的能力,即为如何在满足用户市场需求的同时还能够搞好增值。


见到虚:未来存有哪些规划?


班级大管家:第一,我们必须坚定不移的搞好工具性产品,满足用户老师的核心教学市场需求。直观的才就是最出色的,从用户市场需求启程,切掉鸡肋功能,在重复纠错的过程中,不断运算和修正自己的功能。


第二,短期的目标就是搞快速增长,而不是心急回去增值。虽然我们在同品类产品中位列第一,但教育市场的快速增长空间除了非常大,我们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。


第三,我们可以为未来的发展制订更加详尽的发展计划,比如说年度目标、顺利完成目标的途径、须要花费的时间和金钱等。之前就是埋首往前跳,现在可以通过目标展开反推。说白了,我对自己搞的事情存有了更多的评估维度。

TAG标签:
阅读推荐